<dl id="olpts"><ins id="olpts"></ins></dl><output id="olpts"><font id="olpts"></font></output>

  • <li id="olpts"></li>

  • <li id="olpts"></li>

      <dl id="olpts"></dl>

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【推荐阅读】警钟敲响!中国30年罕见大变局,这些行业或受重创

      2018-05-27

            

      2018,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,是时候和这场金融世纪大宽松说再见了。

      如果只能用一个关键词去总结这十年的中国经济,你会用什么词?很多人的答案可能?#27424;?#22320;产,或者互联网,而如是金融研究院的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的答案只有一个:金融化。

      泡沫远去,价值回归,漫长的金融整顿周期才刚刚开始。债券违约只?#24378;?#22987;,过去十年的金融雷区将加速引爆;金融机构全面回表,过去十年的金融模式将加速失效;地产造富不再神化,过去十年的商业模式将加速崩塌。

      1泡沫的狂欢

      过去十年,所有人一起制造和享受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盛宴。

      央行变成了最慷慨的印钞机。2008年,中国的广义货?#26131;?#37327;(M2)只有47.5万亿,而2018年,这个数字已经超过170万亿。货?#19994;?#25193;张推动央行的资产规模从17万亿急速膨胀到36万亿,而美联储的资产规模才4万多亿美元,中国央行手里储备的美元一度都超过了美联储。

      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美联储QE的十年里,中国央行悄然成长为全球第一大央行,每年新增货币供应占全球?#35805;搿?/span>

      地方政府变成了最强力的金融机器。看上去财政赤?#31181;?#26377;3%,但这些年地方政府玩起了出表,影子财政欠下的债远不止这些。从平台贷款到城投债,从非标?#35762;?#19994;基金,从?#35805;?#20538;券到专项债券,再从政府购买服务到PPP,地方政府的加杠?#21496;?#20687;上了瘾,怎么堵?#32423;?#19981;住。

      甚至连最强调长期效益的PPP都被变成了融资工具,中国2015年才开始大规模推广,但地方政府用了1年多时间就搞出了1万多个PPP项目,总规模超过10万亿,成为不折不扣的世界第一PPP市场。但光鲜数字的背后,隐性担保、承诺回购、明股实债,早已背离了PPP的初衷。

      银行变成了最凶猛的金融?#36136;蕖?#34920;内贷款余额从30万亿飙升到120万亿还?#36824;唬?0万亿的表外理财资金借资管之名,行表内贷款之实。

      不用占用信贷额度,不用计提风险资本,不用去迎合表内的监管,没有资本金的束缚,左手用刚?#19994;摹?#20551;理财”吸引资金,右手用“假资管”享受地方政府的保底高收益,银行犹如?#23476;?#30340;?#36136;?#29378;奔十年。

      监管层想要拴住大?#36136;蓿?#21364;无奈又滋生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小?#36136;蕖4有?#25176;到券商资管,再?#20132;?#37329;子公司,通道业务让监管变成了一纸空文。

      企业变成了最迷失的金融傀儡。当金融机器启动的时候,企业的第一?#20174;?#26159;什么?负债端?#36824;?#19968;切的加杠杆,搞资本运作,中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飙升到160%以上,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是最高的,远远超出发达国家91.7%和新兴市场104.3%的平均水平。

      资产端想方设法的投身资产泡沫,先是实业转地产,就连承担国家战略任务的100多家央企都有近80%的企业玩起了房地产。后来干脆实业转金融,会玩的大搞金控模式,逼得中央现在要对金控进行牌照管理。

      落后一点的就去买理财,甚至直接炒?#21892;薄?#19978;市公司竟然在一年内买了1万多亿的理财产品,而?#25913;?#21069;这个数?#31181;?#26377;个位数。

      民众变成了最痴迷的金融玩家。中国人过去一年买下了13.4万亿的新房子,平均每天成交超过360亿元,一个星期的交易额?#36127;?#30456;当于日本一年,而十年前这个数?#31181;?#26377;3万亿。

      这不是在买房,这是在炒房,价格说明了一切,2008年?#26412;?#25151;价1万左右,2018年,这个数?#31181;?#23569;6万。地产玩不下去,民众又开始转战资本市场,中国资管产品的规模迅速超过100万亿,股债期汇,泡沫一个都不能少。

      谁能想到,在成为一个技术大国之前,我们竟然先成为了第一金融大国。中国金融业占GDP的比率超过8%,一?#21364;?#21040;8.4%,远远高于德国、日本等制造业强国4-5%的水平,甚至超过了金融业最发达的美国。显然,不是我们的金融有多发达,而是我们的金融脱离了本源。

      2迟到的出清

      好的金融创造实体,而坏的金融只会带来泡沫。不用去纠结中国经济到?#36164;?#19981;是有泡沫,因为中央早已给出了答案。很多人对这两年的去杠杆和监管感到惊讶,但其实警钟早已敲响。2016年7月,中央政治局会议第一次提出“?#31181;?#36164;产泡沫?#20445;?#36825;在中国任?#25105;?#20010;时代都是没有出现过的。

      要知道,政府层面一向措辞谨慎,更别说中央政治局这样级别的会议。一切的迹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中央要一次彻底的金融出清,2015年是要让僵尸企业入土为安,这次是要让金融泡沫入土为安。不管你?#24613;负?#27809;有,一场轰轰烈?#19994;?#37329;融下行周期已经拉开序幕。

      你将见证金融监管的正常化。金融监管体制正在经历的不是微调,而是三十年未有之大变革。从1992年证监会成立以来,我国一直处于分业监管状态。每一块看上去都管的很仔?#31119;?#20294;随着金融体系的相互渗透和交织,这种各管一块的体系暴露出致命的不稳定性。

      股灾就是一次血的教训,证监会管住了两融,却没有管住银监会“辖区”内的场外资金。现在,中央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政治局、深改委多次开会专题?#33268;郟?#37329;?#20219;?#25104;立,一行拔高,两会合并,机构和人事定了,监管的变化会越来越真?#23567;?/span>

      你将见证金融市场的挤泡沫。过去十年货币跑的比实体快,金融跑得比产业快,结果必然是脱实向虚。

      流动性的洪水在过去十年尤其是过去五年把所有金融市场扫了个遍,2014年的债市,2015年的股市,2016年的商品和地产,2017年的货币,在实体基本面没有实?#26102;?#21270;的情况下,每个市场的估值都坐上了直升飞机,很多市场都在极短的时间内翻了一番,这显然是不健康的。

      现在就是要把这些不健康的泡沫挤掉,房市定调房住不炒,股市清理配资和杠杆,债市打破刚兑去杠杆。这个资产重估的过程中风险事件在所难免,股灾,债灾,房价下跌,一个泡沫都跑不了。

      你将见证金融机构的去产能。如果说2015-2016年是供给侧改革的第一阶?#21361;?#37325;点是实体去产能。那么2017年后供给侧改革已进入第二阶?#21361;?#37325;点是金融去产能。最温和的方式是降薪,相对温和的方式是减员,相?#32422;?#36827;的方式是重组,最极端的方式是破产倒闭。

      吴晓灵老师说过一句话,“消灭风险最好的办法是让风险暴露,?#24066;?#37329;融机构破产。”

      很多人可能对金融机构破产没有概念,尤其是觉得银行根本不可能倒闭,但事实上,不管是证券公司、信托公司还是商业银行,都曾经发生过破产倒闭的惨剧。其中最有名的是海南发展银行、君安证券和广国投。

      你将见证金融大鳄的轰然陨落。开怀畅饮的盛宴已经结束,接下来拿走?#31080;?#30340;人要回来了,而且这一次他们不仅是要拿走?#31080;?#36824;要拖走那些喝醉的人。

      这?#25913;?#37329;融大鳄这个词越来越像个贬义词,因为很多大鳄有点变异了。有的是蚂蚁吞象,蛇吞象可以叫合理利用杠杆,但6000万吃掉30亿已经是蚂蚁吞象了,杠杆自然成了风险;

      有的是三头六臂,主业不好好做,钻监管的缝隙,拿着社会的资本到处收割,监管的防火?#21483;?#21516;虚设;

      有的是?#40092;?#38075;洞,永远在和监管打?#20301;鰨?#22581;了前门去后门,堵了后门去歪门。不是不报,时机未到,现在时机到了,今年的几个大案就是在?#22868;?#20742;猴。

      未来?#25913;輳?#37329;融出清的大势?#35759;ǎ?#23545;于不遵守规则或者?#38504;聿还?#30828;的玩家来说,千万不要心存侥幸,因为历史告诉我们,总有一种方式让你离开。

      3注定的风险

      金融和实体永远是一个硬?#19994;?#20004;面,金融出了问题,实体也必然会受到影响。金融上行的时候,实体会滋生泡沫,反过来,金融下行的时候,实体的风险也会随之而来。对企业家来说,金融下行周期的风险可以分为两种:

      一是宏观上的政策变化风险。除去我们常说的货币、财政等宏观调控政策,大的金融监管政策的变化也会对企业发展和投资决策带来影响。

      比如IPO,从14年重启以来,IPO新常态都演绎到了3.0版本。15年股灾前是1.0, 2015年A?#23665;?#20837;了2.0版本,开始是慢,严格审,之后加速,但是从2017年?#21331;?#22987;过会率大幅降低,让A股变成了3.0版本。

      现在因为独角兽的回归,似乎马上又要过渡到邀请制的4.0版了。360董事长周鸿祎最近发朋友圈称?#25300;业?#20154;生竟然如此失败?#20445;?#23601;是因为CDR的政策变化,这就是时代的无奈。

      360回A股的路途简?#22868;?#36763;?#35762;?#24525;:用了3年多的时间,私有化欠款200个亿,质押了市值600亿的?#21892;保?#25285;保6.57亿美元,拆VIE交税近10个亿,弃AB股,对360控制权从64.9%下降到23.63%,上市业绩承诺4年实现130亿利润,?#31995;糇约?#30340;境外家族信托等,代价巨大。

      花100块才买到的?#29260;保?#36827;来却发现?#29260;?#38477;到了10块钱。但?#21592;?#20043;下,周总恐怕还是幸运的,跟那些花了?#25913;?#26102;间、补了几千万的税、最后不得不撤材料的企业家?#32422;?#25237;资这些企业的PE机构相比,也没有那么冤。去年年净利润3000万IPO闯关成功的企业无疑是幸运儿,现在5000万也很悬。

      二是微观上的企业分化风险。和土地人才一样,金融是一种资源,当资源出?#36136;战?#30340;时候,使用资源的企业出现大分化也不可避免。

      2017年以来企业大分化已经开始显现。茅台型公司盈利能够消化资金成本上行压力问题不大,但是一定要控制泡沫;

      万达型的公司盈利虽然无法覆盖,但卖资产回收?#32440;?#27969;,降杠杆还可?#21592;?#21629;;

      ?#36136;有?#30340;公司,盈利、?#32440;?#27969;都无法覆盖时,股东大换血,失去控制权不可避免;

      最悲催的是保千里型公司,盈利极差,资不抵债,连权益都没有了,只能极端处理。

      即便是现在最火的BATJ,在这个时代也不是没有风险。

      第一,互联网模式迭代太快,由此带来的产业波动非常大。比如摩拜,最近刚被美团?#23637;?#20102;。从4G到5G时代,市场可能还会有新一轮洗牌。

      第二,站队风险。过去行业双巨头之间的竞争通过合并来解决,现在这些企业开始站队,一个是阿里系,一个是腾讯系。

      美团?#23637;?#25705;拜的时候我曾经说过一句话,中国的互联网巨头要讲政治。如果说未来你为了抢占市场,跑马圈地,然后导致寸草不生的话,一定会引起中国公众和政府的更多关注,这时反垄断?#36127;?#19981;可避免。

      第三,寻找新的增长点。纯互联网经济、单靠商业模式、用户数量的比拼已经到头了。

      下一?#20132;?#32852;网的下沉是必然,马云对于未来的发展,提出了?#25300;?#26032;+2H”模式,?#25300;?#26032;?#22868;?#26032;零售、新金融、新制造、新技术、新能源,“2H”代表文娱(Happiness)及健?#25285;℉ealth)。这说明什么?做互联网的开始做汽?#25285;?#20570;超市、做?#37202;?#20102;,这是互联网的野?#27169;?#20294;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?#36136;印?/span>

      不管是对企业家还是投资人来说,逆风的时代不进则退,一切以前不可能的事情都可能发生,你必须有所?#24613;浮?/span>

      4坚硬的价值

      ?#22836;?#29305;曾经说过:“只有?#32972;?#27700;退去,你才知道谁在裸泳”。我想今天我们企业家也好、投资者也好,普遍有一种莫名的迷惘与焦虑,无非是?#32422;?#36825;些年或多或少的也在裸泳。解决这种焦虑很简单,套用中央的一句话:不忘初?#27169;?#22238;归本源。

      经济的本源是什么?不是价格的泡沫,而是实体的价值。未来五到十年,只有?#19994;?#26368;具价值的实体增长点,才能铸造出最坚硬的护城?#21360;?#37027;么问题来了,实体的价值隐藏在哪里?我认为可以沿着以下三条主线来寻找:

      第一,更高层次的消费升级。中国有最广阔的市场,新中产阶层已经形成,?#35789;?#25353;不同认定口?#20817;?#26377;三四个亿的人口规模。

      巨国效应仍然是我们的市场优势。新中产的消费偏好到?#36164;?#20160;么?城市与农村有没有区别?70后、80后、90后、00后四代人的消费差异又在哪里?#31354;易?#32454;分市场就有可能?#19994;阶约?#30340;护城?#21360;?/span>

      第二,更高层次的创新经济。这次的中美贸易战,让国人对科技产业“缺心少魂”的技术差距达到了?#28072;?#30340;关注,是压力也是动力。人工智能AI正在逐渐商业化,区块链技术尽管遭遇了投机炒作,但泡沫过后,依然会留下适应市场的模式。

      5G技术、智能汽车技术等创新科技的出现也?#23391;?#20851;产业在曲折前进中存在着弯道超车的可能性。这些都存在着巨大的想象?#21344;洌?#36164;本对科技创新的青睐不会马上退?#20445;?#34429;然有可能会存在反复。

      第三,更高层次的供给侧改革。不要把供给侧改革狭义的理解为去产能去库存,中国在很多领域的市场结构,还是垄断式的结构,体?#24179;?#21270;,管制盛行,任?#25105;?#20010;松动的改革,都会?#22836;?#24040;大的供给潜力。

      对任?#25105;?#20010;企业来说,价值都是金融下行周期最坚实的护城河,而价值就像一种资产,激活这种资产需要两种能力:

      一是用新金融思维去创造价值。我曾经在一次演讲中提到过四点基本思?#36857;骸?#28145;挖洞、广积粮、早称王、不称霸”。

      “深挖洞?#26412;?#26159;要做好风险控制,这是我们当前第一个要注意的。

      “广积粮”是要用更开放的视角和心态去配置资源,但无论做什么,?#23478;?#29992;一种工匠精神重新?#40092;?#21040;我们所做事情的本质,做到最好、最精。

      ?#38712;?#31216;王”是要早日成为细分行业的龙头,这个过程实际上?#27424;?#24120;残酷的,?#24808;?#21619;?#35834;?#20320;成为龙头的时候,绝大部分人成为了炮灰。

      第?#27169;?#23601;是成为龙头但是“不称霸?#20445;?#19982;社会、自然环境和谐友?#23391;?#22788;,维?#33267;?#22909;的政商关系。

      西?#35762;?#24328;论里面有一个著名的智猪理论,就是一头大猪和一头小猪关在一起,大猪要?#24066;?#23567;猪搭便?#25285;?#23567;猪也要学会搭便车。东方社会更是如此,做到一家独大未必是好事。

      二是用新金融实务去激活价值。如何在特殊的周期下把?#32960;?#36164;机会?如何选择合伙人和投资人?要不要放缓上市的步伐?选择在哪个资本市场上市?如何选择并购融资工具和并购资产?如何让?#32422;?#30340;企业更值钱?如何避免踩到股权质押“雷?#20445;?#22914;何?#27425;?#23478;族财富?这些都是企业家投资人在金融下行周期可能需要直面的选择问题。

      金沙澳门赌场

      <dl id="olpts"><ins id="olpts"></ins></dl><output id="olpts"><font id="olpts"></font></output>

    1. <li id="olpts"></li>

    2. <li id="olpts"></li>

        <dl id="olpts"></dl>

        <dl id="olpts"><ins id="olpts"></ins></dl><output id="olpts"><font id="olpts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1. <li id="olpts"></li>

      2. <li id="olpts"></li>

          <dl id="olpts"></dl>